《爱的艺术》| 张孝铎解读

《爱的艺术》| 张孝铎解读 关于作者

艾里希·弗洛姆,德裔美籍心理学家、哲学家,法兰克福学派重要成员。1900年出生于德国法兰克福,纳粹上台后迁居美国,先后在哥伦比亚大学、墨西哥国立大学、密歇根州立大学讲课。他的文笔平实优美,运用批判理论和精神分析法描摹、剖析西方现代社会的心理状况。代表作有《逃避自由》《爱的艺术》《自我的追寻》《健全的社会》,其中《爱的艺术》被翻译成了三十四种文字,全球销量近千万册,被全世界的年轻读者奉为爱情圭臬。

关于本书

本书从马克思和弗洛伊德的学术观点出发,运用前者的社会批判理论,对西方商品社会进行剖析,认为人的商品化导致了健全情感的缺乏;运用后者的精神分析理论,挖掘人类内驱力的根源,认为追求人与人完整、独立的结合是避免孤独这一人类境况的最好方式。

核心内容

本书的思想核心是:爱是一种能力,更是一门艺术,就像绘画、雕塑一样,需要我们长久练习。爱源自人类根本性的孤独,一部人类史就是探寻逃避孤独感方法的历史。在实践中我们要把成熟的爱作为学习目标,克服狭隘的、自私的共生有机体式的爱情模式。提升爱的能力其实是在摆脱现代的商品经济思维。

点击查看大图,保存在手机,也可以分享到朋友圈

一、爱是一门艺术

爱是一种能力,是一门需要学习的艺术。绝大部分人没有认识到这一点,有三个状况要对此负责。首先,人们误认为恋爱不成功是因为对象不合适,但换个对象并不能解决爱的问题;其次,商品社会大环境和认知方式导致人们认为,只要提升自身的商品价值,就能提高爱情市场的议价能力,但这跟爱的能力无关;最后,人们误解了坠入爱情和爱情消失两个阶段,只关注求爱不能解决爱的全部问题,爱的保有更值得现代人学习。

二、爱是人类对严酷环境最根本的回应

爱是人类对生存焦虑的最好回应。古往今来逃避孤独的方式有很多。第一是纵欲,但不论是性、毒品还是酗酒,高潮过后总是悔恨,效果短暂,需要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第二是融入集体,但历史发展到资本主义社会,人类成为机器的附属,或者被系统性的思维管理,个性得不到尊重,导致了更加深刻的孤独。第三是投身创作,和创作对象合二为一,但这类活动中不存在人与人的关系。因此,爱是逃避孤独最好的一种方式,实现人与人的结合是人类内心最强烈的需求。

三、成熟的爱是在保有自身完整性、独立性的基础上结为一体

成熟的爱是两个人在保有自身完整性、独立性的基础上结为一体。不成熟的爱是共生有机体,是施虐和受虐的关系,施受两方是同一种人,都在结合的过程中失掉了自我的独立性和完整性。成熟的爱的特征是给予、关心、责任心、尊重和认识。总之,不要奴役,不要控制,要服务于人,要让你爱的人以自己的方式去发展、成长。

四、爱在现代西方已经衰亡了

现代资本主义社会以市场来调节一切经济活动,强调价值、消费的思想也渗透进了对社会关系的理解中。人本身应该是目的,但这个时候却变成了商品,人本来拥有的天赋、才能、生命力都成了谋取最大利益的工具,两性关系变成了物物交换原则下的合伙关系。这种社会下的现代夫妻都是经过了精心比对和权衡才确定了婚姻关系,结成了抵抗世界的同盟,躲进了逃避孤单的避风港,把两个人的自私看成是爱情和信任。

五、提升爱的能力其实是在摆脱现代的商品经济思维

提升爱的能力的过程其实是在抵抗商品社会对人的异化,作者的建议是培养自己的纪律意识、专注力、耐心,还有对爱的兴趣。这些建议不是具体的爱情攻略,但却有助于心性的养成,治疗爱情病症,要从治疗现代性的疾患开始。现代人只有克服了功利心,不再追求效率至上,才能获得真正的爱情。作者弗洛姆乐观地预见了爱情敌人的灭亡,他认为排斥爱情的社会,会因为对抗人类的基本需求而衰亡。

金句

1.我们要一见钟情,我们要天雷地火,我们要自由选择爱恋的对象,那么这种方式有一万个好,但是有一个坏处:让人忽略爱的能力的重要性,而极有可能把人推向一种状况——不断寻找一个又一个爱的对象。这就好像一个运动能力欠佳的人,他不去提高自身的素质,只是不断地更换项目,短跑、长跑、跳高、跳远、铁饼、标枪,想要找到那个最适合自己的长项,所以只能是从一个失败走向另一个失败。

2.人们普遍把两性建立关系的初期当作爱情的“发病期”,而之后是爱情消失的“痊愈期”,所以顶多需要一些追求的手段去导致“发病期”,而爱的能力、爱的保有是不重要的。激情会过去,要不承认爱情消失,得过且过,要不就更换对象,另寻激情。这就是现代人的解决方式。

3.爱决定的是你和整个世界的关系,而不仅仅是你和恋爱对象的关系。如果你确实爱一个人,你应该爱其他人、爱世界、爱生活,因为你有爱的能力,有给予、关心、尊重和认识的能力。如果你能对一个人说我爱你,那你也应该可以说:“我在你身上爱所有的人,爱世界,也爱我自己。”

4.不成熟的爱是:“我爱,因为我被人爱。”成熟的爱是:“我被人爱,因为我爱人。”不成熟的爱是:“我爱你,因为我需要你。”成熟的爱是:“我需要你,因为我爱你。”

5.如果爱情是对人类生存问题唯一满意的回答的话,那么排斥爱情的社会,将会因为对抗人类的基本需求而衰亡。

撰稿:张孝铎脑图:摩西转述:顾一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