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我拒绝了Facebook的收购”

25岁的Snapchat CEO给90后创业者的“心灵鸡汤”

“疯狂,傲慢自大,把一切当作理所当然,人们常常把这些标签安在我们这代人的身上。事实上,我们的确有种理所当然感,有着天生的主人翁精神,毕竟,我们诞生于这个世界,我们必须为这个时代,为这个世界负责。”

Snapchat CEO Evan Spiegel在南加州大学马歇尔商学院的毕业演讲上讲道,创业5年的Spiegel今年25岁,标准的90后。

中国的90后创业者马佳佳在Ted x Chongqing的那篇讲稿《绝望的大学生》也提到了相似的观点:

“我们这一代人的机会是什么?这辈子要做能做的是什么?用互联网改变吃喝玩乐衣食住行的服务升级。这个时代一切伟大的公司,都在致力于提供更好的人与人连接,生活的便利,生活品质的提升。这就是时代的使命与机会。”

“时代”,是Spiegel和马佳佳同时提到的关键词。

但你也可以很明显地感受到,在马佳佳眼里,90后创业者的机遇是在这个时代既有的规则和资源配置下攫取一杯羹;而在Spiegel眼里,90后应该对这个时代怀有责任感,认可自己所做的事情的价值。

Spiegel的价值观也解释了为什么他会拒绝Facebook 30亿美元的收购。

“‘为什么你不愿出售自己的公司?’这是我被问到的最多的问题,人们认为这笔收购顺应了大公司收购小公司的潮流,人人都在寻找可以依靠的大树,你为什么不愿意。”

“What‘s wrong with you?”,那时的人们在这样质疑他。

三年之后,Snapchat的估值达150亿美元,是收购价的3倍。人们开始用“睿智”来描述Spiegel曾经饱受质疑的决定。

“如果你选择了出售,你会立刻发现那并不是你真正想做的事。而如果你选择了拒绝,或许你会开始一段颇有意义的旅程。”Spiegel在演讲中说道。

以下便是对Spiegel演讲内容的精选和梳理:

何必求同,我们要发出不一样的声音

三年前的今天,和你们一样,我穿着学士袍,带着学士帽,站在斯坦福毕业典礼的台下,等待着走上舞台,亲手接过自己用四年时光换来的那张毕业证书。事实上,虽然我和大家一样地接过文件夹,握手,拍照,但我并没有成功毕业——由于我没有达到拿证书的基本要求,我的文件夹里空空如也。

这是斯坦福特色,它专门为无法按时毕业的学生开辟了“夏季班”,你可以在毕业典礼上装作与其他同学一样,上台领“证书”,但只有完成夏季课程后才能真正拿到证书。毕不了业挺丢人的,加上我不想在毕业典礼时有种被抛弃的感觉,于是我报了“夏季班”。

和其他同学一样,我站在酷暑的烈日下,听着Cory Booker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演讲。我的父母从老远赶来,看到的其实是一个假装毕业的我。

就在我准备这场演讲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我当时的假模假样是多么荒谬。我们做了那么多愚蠢的事情,只是避免和大家不一样。

我们总是希望被我们的同龄人接受,成为组织的一个部分——这是“群居”的生物特性决定的。但作为“人”,我们有时候又会听到灵魂的声音,它在驱使我们向一个完全不同的方向前进。

“求同”有着强大的吸引力,并且普遍存在。但有两件事可以减少一个组织中的一致性:一是独立的反对意见,二是组织成员间良好的私下沟通。

隐私权和自由表达权是法律赋予我们的基本权利,这两项权利让追求“不一致”成为可能。民主的价值并不是推广主流的思潮,而是保护不同的声音。就像肯尼迪总统所说,“求同是自由的枷锁,是发展的敌人”。

前辈应该成为后来者的基石和跳板

我最近爱上了美国艺术史中关于罗伯特·劳森伯格的一则故事:

年轻的艺术家劳森伯格要去拜访偶像德·库宁,他想问问后者对于自己画作的意见,劳森伯格极其紧张,手中紧握威士忌酒瓶。德·库宁知道劳森伯格想来问什么,后者最近在拿他自己的作品做实验——他先是创作一幅画,然后擦掉它。这次,劳森伯格想拿自己偶像的画作做实验。

德·库宁在自己的工作室里游荡了许久,他想选出一幅自己非常钟爱的画。最后,库宁挑中了一幅非常难被擦掉的画,这幅画由铅层和木炭构成。两个月之后,这幅画终于被擦掉,新的作品诞生,它叫《擦掉的德·库宁素描》。通过《擦掉的德·库宁素描》,劳森伯格开创了全新的艺术风格。

我爱这个故事的原因是,德·库宁非常谦逊地认识到我们所能做的最伟大的事情就是尽可能地为后辈们提供基石和跳板。我们应该欢迎那些擦掉我们的人。

试错,找到确信的事情,再而风雨兼程

“‘为什么你不愿出售自己的公司?’这是我被问到的最多的问题,人们认为这笔收购顺应了大公司收购小公司的潮流,人人都在寻找可以依靠的大树,你为什么不愿意,你的脑袋是被门夹了吗?”

而我的想法是,如果你确信自己所做的事情是重要的,那么真正能帮助你迅速发展的是投资合作者。

无论卖或者不卖,最重要的是你能意识到真正对自己有价值的事情是什么。如果你选择了出售,你会立刻发现那并不是你真正想做的事。而如果你选择了拒绝,或许你会开始一段颇有意义的旅程。

对于创业者,我想说,即使你选择出售了公司也不必难受。千万不要停留在那里,止步不前。

当然,如果我们决定不出售公司,人们又给我们安各种标签,比如“疯狂”,比如“傲慢自大”,又比如“不懂珍惜,把一切当作理所当然”。这些标签同样常常被安在我们这代人的身上,千禧一代(The Millennial Generation)的身上,“自我的一代”(The “Me” Generation)的身上。

事实上,我们的确有种理所当然感,有着天生的主人翁精神,毕竟,我们诞生于这个世界,我们必须为这个时代,为这个世界负责。

关于《擦掉的德·库宁素描》的故事并没有结束:这幅名画并没有被出售,而是藏于旧金山现代艺术博物馆。这幅画的价值巨大,但谈到价格,它可能一钱不值。

如果你已经明白你内心里的那只凶猛野兽,也知道梦想的方向,那么就只管前行。路上或许会有诸多障碍,那么请在互联网的信息海洋里寻求帮助。在你心里,一定要有信念和希望成为的那个人,这样你才会对自己有所期待,才能在路上披荆斩棘。

你需要试错。我已经犯了一堆错,这感觉很糟,但它们总会被解决。但记住,一定要尽快道歉,寻求原谅,寻找解决方法。

当你绝望时,你或许开始相信那些犬儒主义者说过的“一个人并不能改变任何事”,也开始怀疑你到底能产生多大的影响力。

而我只求你记住一件事,我们永远也无法在此刻或彼刻知道我们所付出的努力会开出怎样的花,那是上帝的事情。

而你,则必须呐喊出自己的声音,拿出你的橡皮擦,找到那件你绝不愿卖给别人的事情。

编译自:《The Most Popular Question for Snapchat’s Evan Spiegel: Why Didn’t You Sell?》作者:李植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